爱似尘埃心向水免费阅读 第1170章 白夏邢一凡去白家

小说:爱似尘埃心向水免费阅读 作者:唐思雨最新章节 更新时间:2020-11-22 07:47:53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♂nbsp;晚上,邢一凡坐在白夏的餐桌上,他用筷子在夹着米饭,未送入口中,目光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。s.btctt.

  白夏看着他从今晚回来,就开始这么心不在焉了,她不由好奇的抬头问过来,“你在想什么吗?”

  邢一凡立即有些心虚的赶紧吃饭,“没什么,就是…就是在想工作上的事情。”

  白夏怎么说也是一个观察力不错的女人,她眯着眸,立即盯着他,用一种怀疑的目光,“我才不相信你,说,是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?”

  邢一凡脸上的心虚倒是一秒就消失了,他忙挺直了背部,“怎么可能?

  我说过,除了你,别得女人我看也不看的。”

  白夏听完,心头暖融融的,她奖励的给他夹了菜,“诺,给你。”

  邢一凡此刻内心里的确装着一件事情,他想,今天的白世泽肯定非常难过,也许他现在和叶佳媚已经吵起来了,必竟是她的父亲,他让白世泽这么难过,却不敢告诉她,这令他有些内疚。

  “白夏,最近好像都没有去看过你的父亲了,明天我买点东西上门去看看他吧!这不是要拿户口本吗?”

  邢一凡假装自然的寻问出声。

  白夏一听,点点头,“对,是有段时间没回去看他了,好吧!我一会儿打一个电话跟他说一声,明天双休,不知道他要不要忙工作。”

  “你吃完饭就打电话问问。”

  邢一凡心想着,白夏现在关心一下白世泽,他一定会好受些的。

  白夏没有多想,她不由从旁边拿起手机,拨通了父亲的电话,放在耳畔去等着接听,等了会儿,就听见那端传来白世泽疲倦而欣喜的声音,“喂,夏夏。”

  “爸,你明天有空吗?

  我和一凡准备回来看看你。”

  白夏笑问。

  “好啊!你和一凡都来吗?”

  “嗯,都来,我们不在家里吃饭,我们约去外面吃吧!”

  白夏也不想多和叶佳媚相处,所以,她选择回去一趟之后,直接约外面吃。

  白世泽听得出来,她在避开叶佳媚,他不由安慰道,“夏夏,从现在起,你都不用再看到叶佳媚了,她不会再来欺负你了。”

  白夏听完,不由惊讶的反问,“为什么啊!”

  “因为爸爸把她赶出去了,很快就会提起离婚,将来我和她不会有一点儿关系。”

  白世泽如实相告,此刻听着白夏的声音,他的确是最大的安慰了。

  因为他对白夏的内疚,太强烈了。

  白夏立即放下筷子,关心的问道,“爸,你们之间出什么事情了吗?”

  对面的邢一凡也放下筷子,目光紧紧的看着白夏这边。

  “她不适合做我的妻子,总之,夏夏,爸爸愧对你和你妈,爸爸错了,这辈子都愧对你们。”

  说完,白世泽的语气听着哽咽了起来。

  白夏从未见过父亲如此伤心难过,特别是他好像在哭,这更是从小没有见过的,一定是遇上特别痛苦的事情,才能逼得一个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的男人痛哭出声。

  “爸,我现在就过来。”

  白夏还是不放心他,她心里已经有些底了,难道是因为叶佳媚出轨的事情吗?

  “夏夏,别过来,爸爸没事。”

  “不行,我得过来,马上就来。”

  说完,白夏挂了电话。

  “我陪你去。”

  对面的邢一凡立即站起身应了一句。

  白夏这会儿也吃不下了,她点点头,“好!那你送我回家一趟,我爸好像遇上什么事情了。”

  对面的邢一凡是再清楚不过白世泽遇上什么事情了,只不过他不能说。

  邢一凡开着车,带着白夏朝白世泽的家里方向驶去,路上,白夏脸上不时的闪烁焦急,她叹了一口气道,“我爸说把叶佳媚赶出去了,肯定是因为她出轨的事情。”

  邢一凡在内心里回了她一句,可不止这件事情。

  “等我们回去看看就知道了,你别担心。”

  邢一凡安慰她。

  白夏也只能按下猜测,想像着父亲这一生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  但至少,她不会再重复父母的老路,她清澈的眸光闪了闪,她扭头看向了身边开车的男人,幽蓝色的跑车中控灯光,洒在他棱角分明的面容上,这真得是一个非常优秀又出色的男人。

  他会不会变?

  他会不会像父亲当年一样?

  白夏打量的目光,正好被邢一凡发觉,他扭头触上她那双带着几丝茫然又冷静深思的眼睛,他好像一眼就看到了白夏在想什么。

  邢一凡的心神不由一凛,她该不会是想多了他父亲的事情,而对他们的未来产生了担忧吧!邢一凡的见旁边的铺道上没车,他的跑车车身一拐,就拐了进去停下来了,白夏正思绪万千着,冷不丁的看见他停下了车。

  “你停下车干什么?”

  白夏好奇的问。

  邢一凡一手撑在方向盘上,倾身朝她这边凝视过来,“你刚才看着我,在想什么?”

  白夏眨巴着一双怔愣的目光,随着,她闪躲着他深邃的探视,笑了笑,“没什么啊!就是想一些我爸的事情啊!”

  “你担心我会和你爸一样?”

  邢一凡低沉寻问。

  白夏立即有一种心思被看透的窘迫,她刚才的确有这样的担忧,必竟当年母亲嫁给父亲的时候,也是不是如此无条件的深爱着父亲?

  当年的父母男才女貌,恩爱的在一起,从他们的结婚照,和录相里看得出来,两个人那么相爱,可后面的事情,却是令人一番嘘嘘了。

  “白夏,看着我!”

  邢一凡突然低沉要求着。

  白夏还在闪烁着眼睛,下巴便被男人的大掌温柔的握住了,他的力量令她不得不抬头看向他,在深暗的路灯下面,邢一凡的眼神也晶亮逼人。

  里面的光泽即便深沉,却没有隐藏任何的难测心思,仿佛他的心就在他这双深情的眼神之中流露。

  一颗爱她,毫无保留的心,完全的呈现在他的眼神之中。

  白夏的呼吸微微一窒,她由地对父母而感悟着一个生的情感,每个人都会从父母的身上,得到一些感情上启发。

  可此刻,看着这个男人的目光,她突然有了内疚,她不该想这种可能,因为他的爱,如此的真诚而毫无保留,哪怕未来不可知,她也要无条件的相信他,全心全意的信任彼此。

  “对不起,我…”白夏发自内心的道歉。

  邢一凡抿唇笑了一下,在她的红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,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但是你放心,我们绝对会过最幸福的生活。”

  白夏相信他,她伸手搂住他,在他的侧脸上亲了一下,“嗯!我不乱想了,去看我爸吧!”

  邢一凡的车子立即驶回街道,直奔白宅。

  白世泽此刻坐在沙发上,旁边的桌上已经空了几瓶酒了,他想借酒消愁,却是越喝越清醒,被叶佳媚欺骗和伤害的痛苦,酒精都无法麻醉他,反而这些年,他如何为了两个孩子,如果为了这个家在外面的酒桌上,拿着性命去陪客户,喝到胃疼,喝到吐。

  现在,这个家,除了他,就只有他的亲生女儿白夏属于这里。

  白世泽又抱着头,陷入了痛苦之中。

  叶佳媚和胡胜追到了白莹,但是白荣不知道去哪里了,叶佳媚此刻,把女儿带到了一家酒店里,不许她再乱跑了,打电话给白荣,他的手机关机不接电话,胡胜此刻有些无所适从,在两个孩子面前,他意识到他多么的无能,这些年即便他多爱他们,曾经每天偷偷摸摸的跑去学校里看他们,目送他们,可是,他的爱就算再浓烈,这两个孩子都没有享受过一分。

  (=)__1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