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nbsp;第1331章项薄寒不掩藏的喜欢

  倪初雪被烫着的手还被项薄寒握在手里,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一张俏脸刷得暗暗的红了,她偷偷的看向了对面的爸爸和陈阿姨,心想着他们没有误会什么吧!

  项薄寒看着她的手指也没有烫红,才抽回了手,素来敏锐的他,查觉到对面一对夫妻的安静,他微微轻咳了一句,朝倪初雪道,“下次注意点。.iycinfo.”

  “嗯!我没事啦!”倪初雪弯唇一笑。

  “项先生,听初雪说,这次她回国,多亏你照顾有加,真是太感谢你了。”顾铭凡感激出声。

  “我家族和初雪的父母是世交关系,照顾她是应该的。”项薄寒礼貌回应。

  陈美珍的眼神里,看着对面的年轻人,笑容里多了一些喜色,只是从倪初雪的反应里,她感觉到,她应该还不知道身边这位先生对她有意吧!

  接下来,顾铭凡对医学方面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,他朝项薄寒请教了不少,项薄寒这次的捐额也巨大,这是项薄寒准备把总部渐渐渐迁移回国的贡献,想要通过顾铭凡的慈善公司,表示他的善意。

  顾铭凡从未遇过如此大的客人,他真得感激有加,更何况,他还找回了自已的亲生女儿。

  吃完饭,倪初雪正好接到了国外母亲发来的视频通话,在包厢里,两边的父母打了一个招呼。

  顾铭凡的学识很好,英文水平也格外不错,所以,两家父母隔着屏幕便交流了起来。

  倪初雪在一旁喜得眼眶发红,这是她最想看见的,她最爱的人和气的相处在一起。

  “初雪,我和你爸爸还有媚拉,我们一起决定过去看你,顺便到你的国家旅行。”

  “真得吗?妈,你们什么时候过来?”倪初雪惊喜的问。

  “我们这两天就决定出发了,我们也很想你。”

  “好,那你们过来吧!我来接机。”倪初雪开心的说,镜头在晃动间,把正坐在沙发上休息的俊美男人也映了进来。

  正好那边的媚拉也在镜头那边,她只是想过来看看倪初雪的亲生父母的,可没想到,一晃而过的镜头里,竟然让她看见了项薄寒。

  媚拉震惊的想要再确定的时候,镜头里已经没有项薄寒了。媚拉以为自已一定是错觉了,倪初雪怎么可能和项薄寒在一起呢?

  项薄寒的身份,对她来说,都是一个敬畏的存在,他是项擎昊的小叔,是项氏集团目前最有权力的执行人。

  媚拉原本是不想来看倪初雪的,但是拗不过父母非要她过来,正好,她也希望借机过来,奉劝倪初雪就留在她的国家,不要再来她的家里碍眼了。

  在得知父母要过来的时候,倪初雪兴奋极了,顾铭凡和这对夫妻聊过天之后,他也深知女儿的幸运,让她婴儿时期遇上如此有爱和善良的一对夫妻。

  从餐厅里出来,项薄寒和倪初雪便要回酒店了,而顾铭凡听着女儿住酒店,也心疼,他想着,和妻子商量着收拾一间房间出来。

  双方互相挥别,顾铭凡有些不舍得目送着女儿上了项薄寒的轿车。

  看着轿车远去的身影,陈美珍微笑道,“铭凡,初雪天真可爱,真是令人喜欢的孩子啊!”

  “是啊!我今天就像是做了一场最美的梦,令我们的世界,不再孤单寂寞了。”

  “谢谢你,当年你明知道我失去了生育能力,你还愿意爱我,娶我。”陈美珍想到自已人生最低谷的时候,是他陪着,她感恩一世。

  当年顾铭凡在失去未婚妻和刚出生的孩子时,他疯狂的,满世界的寻找,最后,妻子从河里打捞了上来,而那个孩子,他以为不在世界上了。

  他痛不欲生的时候,遇上了严重车祸的陈美珍,他抱着满身是血的她进医院,陈美珍在那一场车祸里,彻底的失去了为人母的权利,而顾铭凡在她最艰难的时间里,陪伴她,鼓励她,支持着她走出来。

  两个痛苦的人,互相扶持着,重新找到了彼此寄托,一路相伴二十几年走到今天。

  的确是患难夫妻了,而陈美珍自然把他的孩子视为已出。

  “看出来了吗?这位项先生,很喜欢初雪呢!”

  顾铭凡点点头,“看得出来,只是初雪天真烂漫,大概还不知道项先生的心意。”

  “若是初雪能嫁给这位项先生,也会很幸福的。”

  “但愿她有这个福气吧!”

  两夫妻一边聊天,一边走向了车的方向。

  而坐在轿车里,倪初雪满心欢喜和期待着,两边的父母见面。

  项薄寒俊颜略显疲倦,他闭目养神,却因为最近时常晚上和国外公司开视频会议,导致他累了。

  不知不觉之中,项薄寒睡沉了,倪初雪在转头打量他的时候,正好看见项薄寒的侧脑朝她的肩膀靠来,她赶紧把细削的肩膀送过去,接住了他的依靠。

  拥有了一个柔软的依靠,项薄寒睡得更沉了,窗外的路灯,一闪一闪的灯带光影,照射在这个男人英挺俊美的面容上,有些迷离性感。

  倪初雪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,生怕会吵到他,即便肩膀有些沉,但她努力的让他依靠。

  就这么一路睡到了酒店里,在停下车的时候,保镖回头,看见身后睡着的老板,他们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叫醒他。

  倪初雪也有些心疼他,就在她想要不要叫他回房间休息的时候,项薄寒的浓密长睫掀开了,幽黑深邃的眸,显得格外的晶亮。

  只是当他发现自已依靠在倪初雪的肩膀上,他立即坐直了身躯,关心的朝她问道,“有没有压到你?”

  “没有!”倪初雪弯唇一笑,项薄寒刚睡醒,微微恍惚的心神,被这一抹甜美的笑容打动,仿佛瞬间有一种美好的感觉,在心间回荡。

  这一刻,项薄寒有了一股冲动,想要拥她入怀,想要霸占她这抹迷人的笑容。

  倪初雪触上他深邃凝视的目光,笑容开始有些羞赫,她从旁边的车门下车,她绕过轩身走向酒店里,却因为门外的灯光耀眼。

  令她忽略了台下有一个台阶,她直接拌住了。

  “啊…”她惊呼出声。

  而正在前面等着她的男人,瞬间疾迈一步,把往前扑去的女孩,紧紧的揽向了怀里。__100